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

《給自己的信:「唔輸」?》



■ 13.12.2016


自己在看待事物、處理問題上傾向「唔輸」,這是最近才發現的。

這種傾向由幾時開始?稍為想了想,還未找到答案。
也許是初中時代長處下游(各種意義上)?
也許是小時候因大意而輸掉的一局棋?
也許是大學時代屢次被帶上傳銷公司險些被騙的經歷?

講到輸,我毫不陌生。有段時期甚至放棄了對輸的抗拒——輸就輸吧,恥辱就恥辱吧,反正逃不開,敗局也不是一時三刻能夠平反的。

輸慣了,人就變得自卑。即使往後直至現在情況改善了,我也無法否認我是個自卑底。(所以為甚麼我一眼就認得出因自卑而自大的人?皆因我曾經也是這種人。)爬出谷底回望過去,才發現輸的感覺實在太差,令我鄙視以前的自己之餘,也導致怕輸的我千方百計想要避開輸——最低限度不要輸到一毛也不剩,或淪為第一個被淘汰者。這影響到我日後的處事方針:take no risk at all. 寧願花更長時間,寧願走冤枉路,寧願按兵不動,也要貫徹「唔輸」的方針。用打機做例子:面前有個 Boss,20000 HP。要是我找到方法避開所有攻擊然後平均每秒扣對方 1 HP,我會毫不猶疑地採用那個方法,和 Boss 悶戰五個半小時。

有人說這是穩打穩紮,我同意,更一度引以自豪。可是並非每個問題都容許這種處理方式。現實是時間有限,形勢會變,人心會累。何況唔輸本身就不代表贏。就像英超聯,一季 38 場比賽全告打和理論上的確是保持不敗,可是連和 38 場所得的 38 分聯賽積分莫講要爭標,就連避免降班也有難度。換言之最終都是輸。

我看不起那些老是輸不起的好勝之人,認為他們之所以有強烈好勝之心,只因從來無贏過。其實我也一樣嘛。前者有心無力,後者沒有最基本的對勝利的渴求,結果是大家都贏不了,誰都沒有比誰高尚。

要贏未必要不擇手段或者放棄自我,但至少得付出比過往更多的努力。多寫作磨練文筆也好,看更多精彩的著作也好,接觸多些新事物也好,敞開胸懷接受別人也好,聽更多別人的故事也好,出外取材充實靈感也好。只要想贏,就會想到接下來的一步該怎麼走。

唔輸的目標早早已經達成,繼續死守這塊神主牌沒有意義,也是不進則退。

2016 has really been a tough year but life must go on. 就讓「想贏」取代「唔輸」,成為來年的抱負吧。




--

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Like   Facebook   ,或         

[Facebook]  [Common Blog]  [Story Blog]  [Photo Album]
E-mail: amethian.studio@gmail.com

1 則留言:

  1. Since any material — metallic or plastic — that’s onerous enough for machining can be utilized for CNC manufacturing, product teams are spoiled for choice. This moisture-wicking underwear brief record provides a quick gloss of a number of the} most typical materials utilized in CNC manufacturing today. The objective of most product teams is to pick out} a fabric that maximizes desired material properties and efficiency while minimizing expenditure.

    回覆刪除